歡迎走進會寧一中官方網站,今天是:

最新信息

最熱信息
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學生園地
學生園地

昭君之怨

作者: 發布時間:2012-12-20 09:43

 

昭君之怨
高一14班牛晨
       邊塞那悲涼的鼓瑟聲卻生生刺痛了耳,我望著車窗外揚起的飛沙,我望著車轍下馬蹄踩過的痕跡。這蕭蕭荒漠不比長安的繁華,亦不比皇宮中的歌舞升平,鐵騎胡歌的冰冷浸透了我的心。淚滑過,我手執琵琶,轉軸撥弦,朦朧中,盡是長安的秋蟬夏花,還有他……
       16歲,遍選秀女,我為南郡首選,面臨的,將是背井離鄉。父親說:“小女年紀尚幼,難以應命。”但,終是圣命難違。于是,在仲春百花開遍之時,我含淚踏上了雕花龍鳳官船,第一次離開了我生長了十六年的故鄉。我仍記得母親離別時執著我的手,依依不舍的樣子,仍記得她喚著“皓月”的樣子。船承載了太多離思,亦承載了太多希冀,緩緩的前行,順香溪,入長江,逆漢水,過秦嶺,抵達時,已是初夏時節。
       長安,繁華如夢;皇宮,是夢境亦是牢籠。我以良家子的身份為“掖庭”待詔,終卻是被貶入冷宮無緣面君。我恨,恨那個畫師毛延壽,恨他以貪婪毀了我的一生。三年,我只在冰冷苦凄的日子中度過。夜晚總是會想起娘輕輕地喚著“皓月”的語氣神情,總是會想起父親那慈愛的眼神。我唯一的朋友便是我懷中的這把琵琶。
       我也只在他匆匆離去時偷偷瞥見過他,他左右擁著妃嬪,卻是不曾向冷宮這邊多望一眼。他是君,而我,只是婢。也許,我不喜歡妃嬪那尊貴的地位,而是,喜歡他的才,和他的韜略。但,他終是不肯相信,在這凄清的冷宮中,也有人可博他回眸。
       19歲,呼韓邪單于請求和親。他挑出了畫像中最丑的五名女子,其中便有被毛延壽丑化的我的畫像。呼韓邪臨辭大會,他為漢匈團結和睦笑出了聲,而殿外待見的我,卻落下了淚,心如刀鋒劃過一般冰冷而痛楚。
       我款款步入宮殿,嘴角一抹強裝出來的笑容,而元帝見到我第一眼時,竟是驚詫,然后是悔,眼中盡是不舍。皇帝的妃,亦驚訝地看著我,也許,是驚喜,重重皇宮又少了一堵墻擋住她們晉為王后的路。
       他極力的挽留我,但是,沒用了,人心是會被傷透的。于是我問:“陛下,我與天下,你選擇哪一個?”沉默,一點一滴腐蝕了我的心。“我想我已經知道答復了。”為了他,亦為了他的江山。
       他贈我布匹珠飾,長安十里送別,我決絕的回頭,沒有多看他一眼,因為那樣,心就不會更痛了。其他宮女都在哭,唯我沒有,因為,我不想讓他愧。
       又是一年初夏時節,而此時,他是漢帝,而我是匈奴的“閼氏”。
       21歲,夫亡,嫁其長子。怨恨又一次沖上心頭,只是這次,我沒有流淚。淚水,早已流干了。
       也許他永遠也不會知道,長安十里送別,我凝視著他遠去的背影,淚流成河:也許他永遠也不會知道,這瑟瑟荒漠中,有人會為他彈奏一曲琵琶曲,有人會為他哭泣。我望著寂寥的月,如果我逝去了,他會是那個為我傷神的人嗎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指導老師:陳高峰

【上一篇】:學生書畫展
【下一篇】:逆風生活

【加入收藏】 【告訴好友】 【打印此文】 【關閉窗口】
彩票分析大师 乐福彩票 | 卓易彩票 | 彩01彩票 | 天际彩票 | 蚂蚁彩票 | 188彩票 |